全本弗拉明戈舞剧深圳首度上演

全本弗拉明戈舞剧深圳首度上演

2017-10-29 21:07

  经过近4个月的视听盛宴,第六届“全球通”演出季在12月的华彩乐章中即将接近尾声,能担得起本届演出季闭幕大戏的,当属世界的西班牙拉法叶·亚吉拉弗拉明戈舞团带来的舞剧《卡门》。2009年1月5日至7日,由弗拉明戈舞剧的创始者、西班牙近代最具影响力的国宝级弗拉明戈编舞大师拉法叶·亚吉拉于1992年推出的经典弗拉明戈舞剧《卡门》,将在深圳大剧院首度献上全本的弗拉明戈舞剧。

  “她的艳丽中带着狂野的气息,她美丽的脸庞让你惊艳,即使匆匆的一眼仍令人难以忘怀,尤其她眼神中散发出的强烈带着狂放不羁的感。”1845年,文豪普罗斯佩·梅里美的小说《卡门》面世,书中对卡门的这段描写,让特立独行、美到极致的吉普赛女郎卡门,为戏剧里的女性角色开创了一个新的里程碑。1875年,作曲大师乔治·比才将这部以西班牙为背景的小说改编为歌剧搬上舞台,成了百年来人们最耳熟能详的《卡门》,至今仍是音乐界、舞蹈界、电影界最受欢迎的元素之一。

  但真正赋予卡门以灵魂的,是百年后西班牙编舞大师拉法叶·亚吉拉创作的全本弗拉明戈舞剧《卡门》,该剧于1992年成功首演,吸收了西班牙文化的全部精髓,成为西班牙艺术史上的不朽经典。在《卡门》中,我们看到荷西,这个刚正不阿的痴情男子,为爱抛开一切、为爱痴狂、又为爱。热情澎湃的乐曲也让卡门这位独特的女性跳脱以往传统女性悲情脆弱的形象,成为一个新的指标。缘起于西班牙传统音乐及舞蹈的创作起源让弗拉明戈将《卡门》演绎得更为传神,让一切隐藏在比才原著小说文字底下的戏剧张力、刻画及情绪的爆发直接撼动观众的心,让“卡门”自法国小说中出走,重返西班牙的艳阳下。

  卡门与荷西,这对恋人,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以其不可避免的悲剧性结局,成为百年来最为人们熟悉的悲情情侣。卡门血液中流淌着吉普赛流浪民族的热情、狂野及不受拘束的叛逆天性,也只有同属于吉普赛民族的弗拉明戈舞能够抓得到她的神韵。“卡门,我!就是一切的律法准则!”在拉法叶·亚吉拉创作的弗拉明戈舞剧《卡门》中,弗拉明戈与卡门的结合,让我们更容易理解卡门隐藏在绚烂红裙下的那颗美丽而桀骜不驯的灵魂,更容易明白为什么人们说弗拉明戈就是吉普赛,就是卡门。

  “弗拉明戈”一词源自阿拉伯文的“逃亡的农民”一词。它的起源众说纷纭,比较接受的说法是吉普赛人从北印度出发,几经跋涉,来到西班牙南部,带来了一种混杂的音乐。因此,这种乐舞融合了印度、阿拉伯、犹太,乃至于拜占庭的元素,后来又注入西班牙南部的养分,而居住在西班牙安达鲁西亚的吉普赛人(又称弗拉明戈人),使其定型并扬名。而卡门,就是一位吉普赛女郎。

  吉普赛人有这样一句话,“时间是用来流浪的,身躯是用来相爱的,生命是用来遗忘的,而灵魂,是用来歌唱的”。吉普赛人生活的颠沛、与,使弗拉明戈舞呈现出、热情和矛盾。今天,弗拉明戈不仅是歌(cante)、舞(baile)和吉他音乐(toque)的三合一艺术,也代表着一种、狂热、豪放和不受拘束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吉普赛人从小在弗拉明戈舞的里长大,一家不论老小都能跳或唱,吉普赛人总爱说:“弗拉明戈就在我们的血液里!只有吉普赛人才能真正跳好弗拉明戈舞!”

  在所有舞蹈中,弗拉明戈舞中的女子是最富力的。弗拉明戈真正的高手是人过中年、经历过大起大落的舞者,舞蹈的过程中,感情的表达远胜于技巧,艺术家的天分和人生经历比技巧更重要,这也是为何很多弗拉明戈舞者年龄越大,跳得越有味道。女主角的出场,往往是一个人的,耸肩抬头,眼神落寞,表情高傲冷漠甚至痛苦,肢体动作却充满了热情、激烈和爆发,舞步撕心裂肺狂放,似乎要将生命中郁积的和疼痛用这样的纵情欢愉来表达。手中的响板随着舞步铿锵点点,似乎也在代她诉说沧桑的内心往事,当她舞起来的时候,你只能想到杜拉斯那句已被用滥的名言:“我更爱你那岁月的容颜。”

  长达两小时的全本弗拉明戈舞剧《卡门》共二幕九景,从卡门与荷西的第一次见面开始——“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星期五,她将口中叼着的那朵花丢在我面前……”一直演到卡门死于嫉妒的荷西之手,全剧以舞者肢体的热情曼妙,配上吉他、长笛、节奏来表现弗拉明戈的以及角色刻画的精准度,不仅让观众体验生的喜悦、死的悲伤、爱情的甜蜜、失恋的悸痛,更将卡门活生生地还原于舞台。

  不同于一般的舞剧,拉法叶·亚吉拉弗拉明戈舞团的《卡门》不因编舞的流畅性而原著小说的剧情章节,反而透过弗拉明戈的特质、编舞及灯光设计的巧思让故事完整呈现。编舞拉法叶还巧妙运用弗拉明戈舞及芭蕾舞的特质,凸显出剧中人物个性的鲜明对比,如以弗拉明戈强烈的节奏及狂野的舞步带出卡门桀骜不驯的叛逆性格,以芭蕾舞的典雅柔静展现荷西未婚妻的温柔婉约等。该剧多达36名的舞者、歌手及乐团的大编制也是弗拉明戈舞剧中难得一见的阵容。

  音乐上,拉法叶·亚吉拉弗拉明戈舞团同样也以歌剧大师比才的音乐为主体导引出剧情,让吉普赛女郎卡门大胆的挑逗、军官荷西为爱痴狂走入,及斗牛士的英雄气概等剧中人物的特色清晰呈现。不过,该团加入了弗拉明戈的传统音乐及吉普赛民族特有的沧桑低沉吟唱,以凸显出《卡门》鲜明的西班牙背景与风情。此外,该团还加入弗拉明戈从来不用的笛子演奏,更添卡门煽情魅惑之。现场的乐团及歌手也是剧中的一角,随时加入其中演出,如卡门与烟草女工发生激烈肢体争执时,激昂高唱的歌手就分别加入争吵的双方,让冲突的紧张性瞬间爆发,更添增戏剧的张力与渲染力。(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