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亭大鼓

乐亭大鼓

2017-10-04 11:15

  乐亭大鼓在继承历代文化成就的基础上,由当地民歌发展而成。《中国书词概论》记载:“清初年,乐亭城内凡自娱好乐之人,最爱唱‘清平歌’,……,后来,有位弦子李,先以三弦配奏了‘清平歌’,遂而加以改正,使其韵调悦耳动听,较之旧曲大有不同,于是齐呼之为‘乐亭腔’。”清朝同、光年间,乐亭城南大皇粮庄头崔佑文进京,带乐亭著名艺人温荣入恭亲王室献艺,温荣的技艺深得王爷欢欣,当即封了顶子赐了座,并赐名“乐亭大鼓”。

  乐亭大鼓是我国北方的主要曲种之一,它发源于乐亭,流行于冀东广大城乡及京、津、东北的部分地区。它说唱结合,韵散相间,板腔完备、句式简练,既有源于对中国历代说唱音乐的继承,也有对当地民歌、俚曲、叫卖调、哭丧调、劳动等的广泛吸收,又有从当地其他姊妹艺术借鉴而形成的曲调多源性和浓郁的地域性及巧妙利用板眼、速度的变化技巧和扩板加花等作曲创腔手段,使板腔转换灵活,多种调式调性相互交替转换,形成了多种丰富多彩、情趣各异的唱腔相对又互相兼融等基本特征。唱腔音乐旋律优美、韵味独特,多种调式调性转换灵活,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对于研究民族民间说唱艺术的发展及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由于它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适应不同社会需求,与时俱进,流布区域及受众群体非常广泛,具有较高的社会价值,对琴书、东北大鼓及唐剧的形成和发展均有不同程度的影响,是冀东广大地区人民群众不可或缺的食粮。2006年,乐亭大鼓被纳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乐亭大鼓,是中国北方的主要曲种之一。自生成以来,它以唱词通俗易懂、唱腔优美动听、内容丰富多采等特点,深受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喜爱。热爱生活、钟情文化的乐亭先民,用智慧和心血精心培育的乐亭大鼓,以独有的地域特色,深深地植根于滦河冲积平原这方沃土上,经朝历代,开花结果。

  乐亭大鼓源于乐亭,其历史可追溯到唐代的变文和宋代的鼓子词。古辞源解:“鼓子词,杂剧歌词也,北宋人赵德麟述《会真记》事,凡‘蝶恋花’词十阕,又别二曲做起结,见侯鲭录,自记云,撰成鼓子词十章,近世有鼓儿词,殆袭斯名,惟其词雅俗不同耳。”南宋大诗人陆游曾写过一首《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的七言古诗:“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人正做场。死后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演唱内容说的是东汉文学家蔡邕和他的妻子悲欢离合的故事,诗中生动地刻划了当时的演唱场面,说明在宋代,说唱艺术在我国南方就已经非常流行。金·天会年间,金兵攻破宋朝京城汴梁后,从中原掳来民间艺人(包括说唱鼓子词和弄影者)来到乐亭县,带来了丰富的思想文化。乐亭背靠滦河,南临渤海,土沃民丰,教育兴盛,经济繁荣。勤劳朴实、热爱生活的乐亭人民能歌善舞,把乡间的文化生活搞得异常活跃。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进步,一些传统的文化活动形式已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因此,他们在自已的文化生活中又去寻求新的文化艺术形式,因而看中了从异地传入的鼓子词。聪明、智慧的乐亭先人参与演唱,在演唱实践中,将异地传来的鼓子词,结合自已地域的民俗风情、把盛行传唱的清平歌、民歌俚曲、民谣及叫卖调、哭丧调等溶入鼓子词中,由唱而不说改为唱而兼说,逐步设立了板腔曲调,丰富了演唱内容,到清朝中叶,形成了带有自已地域特色的民间艺术形式——“乐亭调儿”。这种说唱形式,沿袭了鼓子词的演唱风格,受影响于元曲、杂剧的文词格律,遵循了传统的音乐规律,表现了地域的民俗风情,尤其是使用的是音韵味浓厚的地方语言。当时,有人把民间艺术归类划分,将鼓词(乐亭调儿)称为清门。从此,乐亭大鼓这颗民间说唱艺术的种子,深深地植根于乐亭沃土之中。后来,有位善弹“清平歌”的弦子李,在艺人演唱鼓词时配上了三弦,提高了演唱效果。著名说书艺人温荣用犁铧翅磨制了第一副铁板,其板形如半月,称“梨花板”,敲击时,声音清脆悦耳,因而取代了木板。三弦伴奏、铁板敲击,使鼓书演唱更加精彩悦耳,场面焕然一新。温荣也因此被誉为“温铁板”。听鼓书,成为乐亭群众时尚的文化活动,在乐亭空前兴盛。从师学艺、以师带徒成风,各个流派纷纷创立。据著名大鼓艺人韩香圃说:“该系‘清门’共分十代,即:玉、月、和、德、来、学、文、智、华、开。温荣(铁板)属第三代,艺名和卿。自已是第五代,艺名来儒。”至韩香圃这一代,乐亭大鼓经历代艺人不断完善,已成为骨架健美、血肉丰满、群众喜爱、名扬域内外的民间说唱艺术形式。据乐亭县志记载:清朝嘉庆年间,始传入滦县、昌黎,进而迁安、永平(卢龙)、榆关一带,随着乐亭人去东北经商者日益增多,乐亭大鼓也展向东北。光绪四年,奉天小东门的“老君堂江湖行祖师碑”上已有乐亭大鼓艺人杨长久之名。六年,艺人胡少兰于开辟大鼓演出场地,进而扩向汉沽,后来又挤入京津。此时,乐亭大鼓盛传整个冀东、京津乃至东北地区。因此,傅惜华在《曲艺论丛》中清楚记载着:“乐亭大鼓简称乐亭调,为北方俗曲鼓词之一种,产生于乐亭县,故名”。

  每个地域的文化都有各自的特点,它的艺术也必然沿着本区域内的情趣、爱好而发展、繁荣,地域语言、风俗习惯、经济文化构成了它的生成、发展的条件,在各种条件具备之后,它的民间文化就会五彩缤纷。乐亭大鼓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成熟、发展、繁荣起来的。

  乐亭向有“冀东天府”之美誉。清代中叶,乐亭社会局面稳定,农业、手工业、商业在这个时期有了较大发展。富有经济头脑的乐亭人开始东、津经商做买卖,清末形成。外有商贾、内有沃土,使乐亭经济有了空前的繁荣,这就为钟情文化的乐亭人提供了良好的经济基础。处在这个历史时期,乐亭大鼓也随着历史的变化由初级到高级、由雏形到完善的过程。当时的社会是:在富硕的乐亭大地上有崔、刘、张、史四个显赫的大家族,他们上达天子、中结朝臣、下连草野,、经济实力雄厚。富人思乐、追求享受,他们不满足于优越的物质生活,也需要充裕的生活。因此,就把生活的着眼点转向乡间的文化活动。他们有的是出于痴爱,有的是为了玄耀门庭,所以就不惜耗资,纷纷养起班社、艺人,为他们的享受服务。逢年过节、喜庆吉日都大搞说书、唱影、唱戏等文化活动。享有“京东第一皇庄”盛名的庙上崔家崔佑文,酷爱文化艺术,投入重金,组建了几个班社,其中有皮影班二个和梆子班、落班,当然对大鼓更是情有独钟,他以的文化情结,为皮影、大鼓和落培养了大量艺术人才,对乐亭民间文化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号称“京东第一家”的石各庄刘家,财势大,文化活动搞得规模也大,不仅喜庆日子搞,平时也搞。随着欣赏水平的提高,对艺术的要求也高。有一次,东家让在刘家做艺的陈说唱新书“儿女英雄传”,陈没有这部书的脚本,他就向主人说:“三天以后吧”,三天以后,陈就用新词新调说了“儿女英雄传”,开创了“趟水”说书的先河。大港史家史梦兰,人称“京东第一才子”,他博学多才,精通民间艺术,不仅对鼓书艺人的演唱艺术要求高,还亲自为艺人编写鼓词。经他编写的曲目有“鞭打芦花”、“朱买臣休妻”、“金山寺”等。人称“京东快马张”汤家河张家张攻璞,家里养着大鼓艺人,还有皮影班。在艺人们演唱时,他还亲自去上台伴奏。除上述四大家外,乐亭还有很多经商巨富、地主豪绅,在国家、社会大变动的特定历史时期,他们为历史的潮流所推动,尽管各自目的不同,却对乐亭的民间文艺不惜耗资,培养人才,使乐亭大鼓人才济济,新腔新调新剧目不断涌现,他们这种作法,无疑对乐亭大鼓的发展起了积极作用。

  在有利的社会里,乐亭大鼓如鱼得水,迅猛发展,流派纷呈,百花齐放。在此阶段,乐亭最有名气的大鼓艺人有陈、齐祯、王恩鸿、陈俊山、翟子芳、商秀安、田紫阳、张国玺、吕占山等。这些鼓书艺人,在长期的演唱实践中,都根据自身的演唱条件,创立自已的声腔、曲调,树立自已的演唱风格。编写适应自已特点的书目。当时,人们对大鼓腔、调泛称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哼哼,实际上各种曲调已达二、三十个。在这方面,后起之秀、著名大鼓艺人韩香圃做出了重要贡献。

  韩香圃,艺名韩来儒,系“清门”第五代传人。他自幼酷爱大鼓艺术,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弃商从艺,,先跟陈学艺,后又拜齐祯为师。他孜孜不倦的学习,刻苦钻研,对艺术精益求精。他嗓音清纯明亮,腔调质朴多变,唱词字正腔园,表演情真神似,唱念坐击都恰到好处。他凭着深厚的文化功底,大胆创新,经多年演唱实践,对各流派腔、调进行认真的分析、研究、整理,博采众家之长,集各流派艺术精华为一身,系统地规范了九腔十八调。他还根据自已的演唱风格,整理、改编、创作了大量的曲目,为乐亭大鼓的发展、繁荣倾注了毕生心血。韩香圃是一位通古晓今、承上启下、说唱俱佳的优秀乐亭大鼓艺人,他的业绩在乐亭文化史册上永远闪耀着。

  乐亭大鼓不仅在本县优秀艺人迭出,在异域也先后出现了像戚德旺、靳文然、陈文焕、戚文峰、佟文斌、杨来凤以及王佩臣、魏喜奎、姚雪芬等一大批乐亭大鼓演唱艺术家。乐亭大鼓先是以一种文化娱乐形式流行于社会,礼义、。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又组织大鼓艺人,以大鼓为武器,宣传党的政策、法规及群众中的文明风貌,在各个历史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

  明末清初,乐亭文化空前兴盛,乐亭大鼓发展、繁荣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乐亭有一支强大的曲目创作队伍。一是乐亭做为文化县,有众多知识积极写作。通俗文艺的魅力,不仅是普通群众喜爱,也吸引了当地钟情艺术、精通音韵的文人雅士(包括生员、秀才、八旗子弟),他们积极为大鼓艺人改编、创作鼓词书目。仅清代中叶以后就有:举人高可亭、史梦兰、秀才刘子桐、高述尧、刘香久、陈继昌等,他们写出了很多高水平、内容丰富多彩的鼓词作品,人们将高雅的作品称为子弟书、段。特别是先烈李大钊,当年为在家乡新思想、新文化,亲自参与了乐亭大鼓和乐亭皮影戏的创作,写出了《安重根刺伊滕博文》等曲目。为乐亭大鼓、评剧、皮影戏演唱现代内容开了先河。二是鼓书艺人自编自演。演员是唱腔的设计者,琴师就是音乐的设计者。陈、韩香圃等很多大鼓艺人在长期的演唱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们不满足于自已现有的演唱艺术和鼓书内容,勇于在艺海里探索、创新,他们根据自已的年龄、性别、性格、生活经历、兴趣爱好和艺术条件,广收博引,取百家之长,弃自已之短,不受地域,吸取姊妹艺术如梆子、落、皮影、民歌等演唱艺术营养,创出了韵味各异的腔调、曲目,各自形成了独特的演唱风格,形成了自已的流派。

  庞大的创作队伍,不断涌现新的作品,乐亭的文化先人们先后创作、编纂了内容涉及历史、传奇、民间故事、铁骑公案、寓言杂事、社会时弊等大量鼓书曲目。其中有:中、长篇书《封神演义》、《三侠五义》、《三下南唐》、《说唐》、《杨家将》、《呼家将》、《大八义》、《小八义》、《包公案》、《于公案》、《施公案》、《彭公案》、《响马传》、《回杯记》、《玉杯记》和书段《拷红》、《吕蒙正赶斋》、《蓝桥会》、《王二姐思夫》、《朱买臣休妻》、《宫娥刺虎》、《樊金定骂城》、《双锁山》等和以三国、水浒、红楼梦为内容的大量书段。

  由于知识参与大鼓剧目的创作,开拓了书目的创作视野,提高了文词的艺术水平。而艺人们自已动手写书,增强了鼓词的生活情趣,体现了流派的演唱风格,特别是能写又能唱的大鼓艺术家(如陈、韩香圃等)参与创作,更使大鼓艺术如虎添翼,使鼓书界一时出现了剧目新、腔调新、演出形式新的百花争艳局面,为民族艺术积累了宝贵的财富。突出的几点是:

  第一、按当地语言理顺了辙韵。由于乐亭大鼓是地域性民间文艺形式,它的旋律是以民歌、俚曲为基础的,所以参与创作的文人们,在书写大鼓的文词时,按乐亭地方语言的发音吐字方式,理顺了十三道大辙和两道儿化小辙。它们是:工生、江阳、天仙、家花、交稍、堆灰、坡喝、人臣、铺苏、的西、铁歇、丢休、怀来和“臣”、“小天仙”。作者在鼓书创作时,按剧情需要、人物性格以十三道大辙的音律要求设计唱词的辙韵,中、长篇书每一唱段用一辙,道白后可换辙,在唱段中不能换辙,书段一般是一辙唱到底,中间不换辙(特殊情况除外)。书帽和正书之间如果辙口不一样需换辙时,要向观众说明,如书帽的辙是“家花辙”,正书是“工生辙”,在换辙时,艺人一般唱“言少叙,话从更,家花串辙改工生”等类似唱词。鼓书的唱词和格律诗一样,押平声韵,首句平,第二句平,第三句仄,第四句平,以下是上句仄,下句平,一直延续到最后。由于理顺了的辙韵是以地方语言的发声规律为基础,写作时,辙韵的领域比较宽,使用起来就方便自如多了。

  第二、文词通俗易懂。过去的鼓子词、元曲、杂剧的文词,讲究格调,重雅轻俗,一些唱词诲涩难懂,广大群众不易接受。而现今作者们在鼓书创作中,突破了从前词格韵调的局限,尽量将唱词写得口语化、生活化,曲目中的人物道白,是用生活中的语言进行交流,尽管是上韵的道白、赞、赋,也是以生活中的语言为基础,巧妙地配以唐诗、宋词佳句、成语、典故,雅俗兼用,使它的文词生活化、口语化,即显得精巧别致,文彩练达,观众也听得懂,使书中所包含的思想也就更进一步得到。

  第三、丰富多彩的腔调。由于艺人们广泛吸取了姊妹艺术腔调的精华,突破了传统的声腔模式,灵活运用九腔十八调,增强了所唱内容的艺术感染力。因此,艺人们在唱腔设计上,不拘于固有的腔调格式,而是根据不同曲目、不同人物、不同剧情的要求,设腔配调,其文词巧妙地运用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八言、九言、十言乃至几十个字的垛字句、或按腔调要求将文词写成排比句、对称句、连环句、珍珠句,有时对仗、有时长、短句交替,但不论句式怎么变化,一般还是以七字句为主导句,以剧情设立句式,以句式行腔运调,再加上艺人的精湛表演,使大鼓演唱魅力无穷。

  乐亭大鼓作为一种文化娱乐形式产生于乐亭,流行于社会,至二十世纪中叶,在乐亭、在异域,出现了很多有才华的大鼓演唱艺术家,他们根据地域特点和自已的演唱条件,在从艺实践中不断、创新,逐步形成了自已的演唱风格。形成了各自的派、。然而这些卓有成效的艺术家们,不论是某个年代,某个派,始终没有忘记乐亭大鼓的根——乐亭。乐亭的沃土上产生了乐亭大鼓这枝文化奇葩,它经历代艺人们的辛勤培育,成为中国北方民间文化的宝贵财富。目前,乐亭大鼓也和许多民族传统的曲艺形式一样,面临着通过求发展,我们期望着忠诚于大鼓事业、有才华、有抱负、不畏、勇于进取的艺术家们,继续发扬前辈们的敬业,乐亭大鼓艺术,在祖国万紫千红的百花园里,让乐亭大鼓这枝民间艺术之花开得更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