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学馆李广斌:高新科技的冰冷需要琴棋书画来温暖

童学馆李广斌:高新科技的冰冷需要琴棋书画来温暖

2018-06-29 05:25

  2017年5月27日,是举世瞩目的一天,未来也将是被载入人类史册的日子。

  那一天,彼时的围棋世界冠军,19岁的围棋天才少年柯洁在与人工智能的对决中,中盘告负,总比分 0:3 败于AlphaGo。

  柯洁在赛后落泪,有人说,他是为了整个人类而哭泣。AI掠劫了人类几千年来在围棋领域付出的积累和沉淀,人类面对它的突然崛起,毫无招架之力。

  可它始终都是冷冰冰的机器,与人类相比,我感觉不到它对围棋的热情和热爱。它的热情--也只不过是运转速度过快导致CPU发热罢了。

  童学馆创始人李广斌却认为,柯洁的眼泪落下,恰恰是人类升起的重要时刻。

  柯洁赛场败敌,他会哭泣,会痛苦,会。而AlphaGo却感受不到喜悦,胜利对它而言毫无意义。

  无可否认AlphaGo是人类科技进程上一座,但它只是一堆代码,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它没资格代表围棋背后那深远的求道,它体会不到围棋里博弈与平衡之间的“和”境界,它更认识不到人类的文化价值和心灵。它地执行着命令,没有喜怒哀乐,没有七情六欲,没有,它们也没有爱。

  “现在才发现,原来和人类下棋,是可以这么的轻松、自在、快乐……下围棋真好。”

  这短短一句话,看出柯洁已经一扫战败的阴霾,又恢复了少年的小“调皮”,得志的小“”,实乃情也。

  会热爱,会努力,会拼搏,会受伤,会修复,会痊愈,会再次斗志昂扬--人性中辽阔的空间远高于里程碑式科技,围棋带给柯洁的,并不仅仅是胜负。

  文化基本是玩出来的,死读书是的学习,增加对生命感的体验,学习艺术不能当饭吃,但却是阳光空气和水。

  马云是时代前沿最富有创造力和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他一手创造的阿里巴巴是中国最具价值的公司之一。马云身上的标签很多,创业教父、首富、互联网大佬、太极推广者、乡村教师代言人……以及--文艺青年。

  不少人都曾经被马云在阿里巴巴年会上的“白雪公主”、“朋克魔女”、“杰克逊”造型刷屏,他也曾扮演过诸葛亮,热衷太极、去年更是跨界主演微电影《功守道》。

  鲜少有人知道马云出生于曲艺世家,父母都是曲艺工作者,马父任职浙江省曲艺家协会第四、五届,是曲艺界元老级的人物。马云会唱京剧,小时候上台表演过相声,网上流传出他唱的一曲《红灯记》,颇见功底。

  所以从小受到过艺术影响,尤其是从中国人的骨子里生长出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和礼乐熏陶的孩子,心里都有一颗蠢蠢欲动的文艺,继而激发出其内心的温暖与力量,与这个世界进行深度链接。

  也许正因为如此,马云的个人风格在商业世界里总显得那么与众不同。他的公开发言和所作所为常常凸显感性思维与思维的有趣差别,他的想象力是跳跃奇妙的,比如阿里巴巴独特的金庸文化、又或者以上说过的“年会奇葩造型”。驰骋在以“极客思维”为主导的互联网江湖里,他总能抛出有别于其他科技的人文视角。

  在谈到柯洁与AlphaGo“人机大战”, 他说:“ AI正在我们对弈时的那份愉悦感。”

  在和扎克伯格对话谈到“未来”,他说: “我们不该害怕机器,应该用机器解决问题,把它用来作为一种创新高效的方式,解决人类问题,用来应对气候变化,或者是说疾病和贫穷等。”

  马云不懂技术,他甚至和普通人一样“有点害怕机器人”,但是正是能站在科技和人文的交叉点上, 他才能创造出阿里巴巴这样优秀的企业。也才能说出“以前的二十年,我们把人变成了机器。未来二十年,我们会把机器变。过去的200年是知识、科技的时代。未来100年是智慧、体验、服务的时代。知识可以学来的,但智慧是一种体验;人类和机器未来的竞争,是智慧的竞争,体验的竞争”这样的话。

  人和动物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动物做的每件事都有用,为了和繁殖。人要做许多没用的事比如琴棋书画,比如爱与等待。

  其实这句话不是高晓松说的,而是高晓松的母亲说的。在母亲的影响下,高晓松成为了一个热衷于“无用之事”的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历史信手拈来,最后把“玩”做成了文化产业,从最开始的音乐人,到“奇葩说”、“晓说”、“矮大紧指北”节目主持人。

  在节目中,他曾经说过:“我觉得整个人类历史的展开,就是科学和艺术以平行线的方式交替解释人与自然,交替给我们提供美感,从不同时共襄盛举。”他认为,科学以最快的速度改变人们的生活,但是也会对人们的世界进行,科学会发现自己的为力,艺术便会超越科学,解释人类的疑惑难题。

  确实如此,就我们生活的21世纪而言,科技带来了也带来了阴影,往大了说,从核能到试管婴儿等技术的应用,都面临着伦理的挑战;往小了说,现代人都无法逃避“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彷徨”。

  在这个飞速发展、知识爆炸的时代,冰冷的科技事物着我们的周围,在互联网的影响下,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仿佛成了城市疾病,个人的情感挣扎似乎更加凸显。

  是的,人生中总有些事是靠技术、知识无答的。这个时候,我们去哪里寻找答案呢?从时间上看,艺术的年龄比科技大很多,它就像一个那样给人智慧和力量。正如那么多人需要“诗与远方”一样,人文的世界能给我们最真实的慰藉。

  琴棋书画可以帮助孩子扩大文化视野,用文化的眼光观察社会和自己,思考人生的许多问题。

  作为一位中华传统文化者和教育者,李广斌曾经听过无数家长提出这样的疑问:如果我的孩子并不打算成为一个学者或者艺术家,那么琴棋书画对他来说有什么用?

  又或者有一些家长,把琴棋书画当成一项“技能”去培养,以功利来对待这些美好的事物。

  李广斌非常理解家长们的心态,他们焦虑的不是孩子该不该学习琴棋书画,而是在高新科技日新月异情况下,新知识都吸收不完,抽出宝贵的成长时间来学习这些“无用的东西”,会不会让孩子在未来失去竞争力?

  李广斌笑着说,这个时候我就会告诉家长们,你知道这个世界上那些杰出的人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吗?比尔盖茨的孩子14 岁的时候才得到第一部手机,ipad之父乔布斯自己的孩子使用ipad,硅谷的工程师们把孩子们送到传统的,完全没有智能和科技产品的Waldorf学校……这个时候家长们就会开始若有所思了。

  那些杰出的科技精英反而最明白高科技对孩子的副作用,那些冷冰冰的机器、概念、、公式和符号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无法带领孩子触摸到人性和真正的。

  孩子无法感受到“知识”那么的事物,然而琴棋书画,这些纯粹属于人类本身的伟大创造,能在感官和层面与孩子达成共鸣,打开孩子的想象力,对于美和爱的认识,对于同情、喜欢、、悲哀的感受--然后才是这些情感所对应的知识。

  “传统为主,为根,德行为干,六艺为枝”,这是李广斌创建的童学馆提倡的教学体系,在全国的300多家童学馆,近八万名小的家长看着孩子从琴棋书画中发现了美,得到了创造美的能力和智慧,由此而触发情感、态度、价值观的体验。

  一旦打开这个世界,这些事物将对孩子产生深远的意义。他们会思考人生的许多问题,会用文化的眼光观察社会和人类,产生求知。同时一个人的人文底蕴,将会成为他对社会责任、商业、科学、审美情趣等认知的底层基础。

  李广斌说:当一个孩子对画画、弹琴、诗歌产生了兴趣,首先这并不是某种天赋的提示,这是每一个健康孩子所共有的本能和,这是每一个孩子成长必需的一个发展机会。我们期待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里,给孩子们提供最美好的成长教育,为孩子开辟出扎根智慧土壤的空间。在这个飞速发展的高科技社会里,以传统文化的温暖帮助他们找到人生的答案,也可以更从容地找到人生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