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有性情便生动——肖之亮先生山水画认识(图

画有性情便生动——肖之亮先生山水画认识(图

2018-06-09 11:00

  于绘画艺术上若要取得成就,勤奋以外,需要人不凡的禀赋与才情。明唐志契《绘事微言》中有“画在天分带来”一节,言:“大抵聪明近庄重便不佻,聪明近磊落便不俗,聪明近空旷便不拘,聪明近秀媚便不粗,盖言天资与画近,自然嗜好亦与画近。”我以为肖之亮先生在勤奋用功方面不必说了,禀赋天资可谓是极高的,虽然先生于画在花卉上用力最著,山水画在数量上并非可观,然而他一旦为之,便笔力奋疾,境与性会。’言天资也。”

  中国山水画无论取法前人,或者自然,皆须在笔与墨上狠下功夫,笔墨好了,画才气韵生动。肖先生的山水画,笔法上早年清丽隽永,晚岁老到凝练,一种沉厚的气息,稳重健雅。仔细分析,犹能见笔致的起承转合,出锋藏锋在纸上也见着痕迹,如作字然,如锥划沙,如屋漏痕,如折钗股。其用墨也可见早年与晚岁的区别和承接,早年用墨惜墨如金,勾勒过后以淡墨点染,又因为这一时期的画多取法前贤,甚或临古也未可知,其画面的气息也就在清新之中古意存之,望之便觉脱却了尘俗之气,显得高古,这是画者最为难得之处。后来肖之亮先生的山水画在早期作品中有很大的变化,比如用墨,就显得厚重,沉穆了许多,不惟用墨重,用色也重,可能得益于他画花卉时的,触类旁通,总之是显得益发的“浑厚华滋”。

  肖先生的晚年山水画是在取法自然当中力求突破的,又是极力地思考着如何将早以烂熟于心的传统技法在造化实景中得以印证合理,从而使现实表达(当然是造化心源式的中国绘画特有的现实境界表达)与既成套化的中国山水画技法体式之间的表现方法达于契合协调,进一步的抒发自身对家山家水的无比眷恋之情,虽然肖先生也许还没有能够完全将这一“命题”的诠释做到最后的形式认定,我们也只能说是惜乎天不假先生以永年,在对一个画家来说最为黄金的时段遽尔离世,不能不说是永久的遗憾。如果只以画面所呈现的形式与内在的意韵而言,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假如再给先生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来师造化而后中得心源,以先生的性情、识见、资质、学问……为综合考量,先生的画,是必然会更加纯粹,必然会入“化”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