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春晚的雅与俗

有关春晚的雅与俗

2017-11-18 23:39

  随着元宵晚会上“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结果逐一公布,今年的春晚算是画上了句号,但它留下的谈资却和往年一样,仍旧在的评论中发酵。有关春晚的评论中,被提及最多的是水准每况愈下的赵本山连续14年获封小品王,以及赵大叔的节目太俗了。以今年的 《同桌的你》为例,走进一个苞米地,此处省略多少个字这样的说法,对成年人来说,无疑会引发性联想。对照去年我们有关方面提出的三俗标准,赵大叔的小品绝对应该归入此列。但事情的结果却正好相反,赵氏小品不仅能够每年如常地登上春晚的舞台,而且连续多年成为最受观众喜爱的作品。这其中的原因绝不是一个俗字可以囊括的。要探讨赵本山小品为何十数年如一日地受欢迎,更有必要深入春节联欢晚会本身的雅与俗。

  春晚堪称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的又一发源地,那个年代,我们刚刚在歌曲以外听说流行歌曲,春晚上以通俗唱法唱的歌基本上都是流行歌曲。那个时候,小品也以比相声更生动活泼的形式惊艳亮相,甚至还有现实意义。后来居上的赵本山的小品,也不像现在,时不时或或。那时候,大家似乎都想摆脱式的呆板,想在除夕之夜娱乐一下观众。

  但历史的演进过程有时就是那么有趣,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曾经以娱乐姿态出现的春晚,开始把大雅当成。这份雅,已不是曾经的锣鼓喧天的热闹气氛,也不是佳节倍思亲的真情。它的雅,更注重像一样唱颂歌舞太平。我总觉得,是回归的春晚加倍成就了今天的赵本山和他的小品。太多大雅了,太多颂歌了,太少娱乐了,于是赵本山的小品便成了每年除夕最好的下酒菜了。近年来看春晚,已不像当年可以久坐在电视机跟前,而是偶尔看上一眼,问上一句:赵本山什么时候出来?虽然有时候他的小品也唱颂歌,但他的物形象,以及农村城市相结合的话题,还算能给观众带来一些乐趣。可以这么说,赵本山和他的小品有多有趣,春晚的其他很多人和节目就有多无趣。其实是大雅不受欢迎,才造成了大俗大受欢迎。

  赵本山今年春晚上表演的 《同桌的你》,写信画圈的笑料相信很多人上中小学时都听过或者干过,此处省略多少字的笑料,贾平凹早在写《废都》时呈现给我们,除此之外便是二人转演员那熟悉且不算滑稽的表演了。这样一些不算可笑的笑料仍旧受欢迎,其实是反问我们另外一个问题:那些不那么受欢迎的小品得有多不好笑,那些不那么受欢迎的节目,雅得有多不娱乐呀?!